到司馬庫斯,這個迷濛的森林,


深不可測,又夢幻般的山林,我超期待,


好期待也怕受傷害,一怕路途遙遠,車不好開,


二更怕我膝蓋發炎大罷工,


出發前一晚,我好緊張喔~


 


現在能在書桌前寫這篇文章,就代表我平安回來了,


而且我要大聲說,


謝謝族人的付出與努力,還有感謝政府的建設...


謝謝上天賜與我們好天氣!!!


我不但平安回來了,而且感到非常幸福,


司馬庫斯真的好美,身為台灣人,能開車就抵達司馬庫斯,好幸運,


比遠渡重洋,從法國來到司馬庫斯的Onillon Damien,還不辛苦,


司馬庫斯的山路,其實沒那麼難開,


森林的步行那大段路途,其實也沒這麼艱辛,


因為,我們事先做好心理準備,加滿油上山,


禦寒衣物有帶(當時台北可是有25度耶),


也帶了登山杖、揹背包、備乾糧、大量水、穿護膝、兩層襪子......


 


天啊,現在不知從何寫好,我難掩我的興奮,


我好想一股腦兒和你們分享我在司馬庫斯的這三天兩夜!!!


 


 


 



讓我細說從頭,司馬庫斯我想慢慢寫、細細寫,


我想從我在山腳下就開始寫起~


 


不知怎的,我們出發,可不是從尖石內灣的山腳下出發,


反倒是從山的另一頭,竹63線,開過層層山巒,經過天湖部落、花園部落,


才終於接上竹60線,再往秀巒前進~


 


很神奇,在山裡面開車,格外有被大地之母懷抱的感覺,


當然,開車不是我,累的也不是我,


一路上,在山上我們開了天窗,吹自然風,空氣超好,


我囂張的躺在椅背上,翹高我的雙腳,讓臭腳丫靠窗邊吹風,


我愜意的很,


也難怪有被大地之母懷抱的感覺了~


 


 




想不到,在短短幾個月,又來到田埔部落,上次來是因為訪鎮西堡,


這回訪司馬庫斯,


上次是下大雨,又傍晚,


這回天空晴朗,心情也好晴朗 :D


 


 




倚在山崖邊的教會,真的太讓我們囋嘆了,我們覺得這樣看下山去,美翻了!


 


一路上走走停停,拍了不少照片,車子慢慢開,


一般人,從尖石內灣老街開車到司馬庫斯,可能是3.5~4小時,


但我們硬是開了4、5小時^^,我太喜歡慢活了,尤其在這樣的美麗山間優閒過日子,


休假不過就是如此,就是要如此,我需要緩慢步調。


 


 




再來到秀巒檢查哨,呵呵,是同一位警察先生耶,看到他好親切,


我們兩人交出身分證,也填寫資料,辦理入山手續,不用錢,也不花時間,


又和警察先生聊了一下天~


 


 




這兒寫說,從秀巒檢查哨抵達司馬庫斯,還需要大約一個半小時


 


 




溫度降到18度,穿短T的我,加了一件小罩衫,


檢查哨的小黑狗,儘管兩隻後腳不良於行,也蹦蹦跳跳出來迎接我們 :D


真是好可愛的孩子,啾~


 


 




就是這啦!!!


開車開到這,很有種里程碑的象徵意義,因為往右是到鎮西堡,


上次就是往右,


這回要往左,就是要到司馬庫斯啦 :D,


兩邊都有進去過,感覺超級開心的!!!!!!對我而言,很具有意義!


 


 




從這邊算起,也算是要上山到司馬庫斯了,還有16公里的路程,(這兒標示15度)


但其實,我們這時候,已經開了大約兩個多小時的山路了,


但看來,還需要花大約兩個小時吧!?


而這0-16K,好像也在跟我們說,


【接下來就是比較難的山路,要更注意交通安全唷】


 


 




經過司馬庫斯大橋


 


 




一路上,差不多就是這樣的路,其實都有鋪柏油,不難開,


也不是碎石頭的崎嶇路,也不是會打滑的恐怖泥巴路,


而是現代化的柏油路,只是偶爾路幅較窄,


柏油有時候碎掉、破掉,有凹洞、有凸起,車子底盤很害怕會碰撞,


但是,和上回去鎮西堡,從新光部落要到鎮西堡登山口那段路,更難開,


那次,泥土路打滑,車子往山崖邊隱隱滑過去,


泥土還推成山丘,五人房車開過去,底盤ㄎㄨㄤ ㄎㄨㄤ響,


車子好可憐,


駕駛心好挫,


而且有明顯感到危險、有威脅,


當然,那次有下大雨,


這次天氣晴,


再加上司馬庫斯越來越有名氣,這邊的建設,相對比較好,


所以相對比較好開。


 


結論是,


前往司馬庫斯的山路,比前往鎮西堡的山路,不恐怖、較好開,


但前提是,我們誠惶誠恐、一路上沒有戲謔,很小心開車、保持高度注意力。


 


 




但是,看到美景,還是有下車拍照,


這是一定要的啊~~~我是觀光客耶!!!一定要有到此一遊的相片回憶 :D


 


 




終於,在天黑之前,我們抵達司馬庫斯了!!!!!!!!!!!!!!!!


光這一刻,就讓我好感動了,


儘管外面已經好冷,但是,心中熊熊熱火沒有被熄滅~


 


 




上帝的部落^O^


我們到了上帝的部落了^O^


 


 




在入口處旁邊,新光國小司馬庫斯分校,


透出溫暖的光線,


我們沒有太靠近,因為不想影響小朋友上課~


不過,用木頭搭建的校舍,果然超有司馬庫斯風格的!!!就地取材耶 :D


 


 




來到停車場,這邊就是泰雅族的部落了,


這山、這嵐~


還有右下角,透著黃色暖光,尖尖屋頂的現代化公廁,


是的,真的好夢幻~


讓我先去廁所觀光好了^O^


 


 




這一張,是隔天早上拍的,大概是六點多,太陽在山頂上,


投射出不同的光影,大地初醒,超迷人~


 


這邊,停了好多私家車,還有好幾部中型巴士,觀光客真不少,


雖說是非假日,但觀光客卻出乎預料的不少,


根據當地泰雅族青年表示,司馬庫斯現在一個星期,會有一千人次來觀光。


 


 




陽光灑在【雅竹】後面的竹林上,好美喔~


雅竹,也是當地最有規模的餐廳,我們有去吃晚餐,下篇分享~


 


 




回到第一天下午抵達時的情景,天快黑了,太陽下山後,溫度火速下降


 


 




這個地標,身為觀光客,一定一定要來合照!!!


 


 




想不到,司馬庫斯的貓咪這麼的盡地主之誼,一看到我們到了,


馬上過來合照,


你說你說!!!司馬庫斯是不是友善到讓人好感動~


 


 




這白色屋子,是當地唯一的一家咖啡廳,


那天下午,一位原住民女孩,正在漆外牆的彩虹,


我也問她當天要落腳的民宿【楓樹林】位置,


這女孩好友善,好溫暖,


再加上她美麗的臉龐~


我一抵達司馬庫斯,就愛上這裡了,


我愛上這邊的山了~(是一見鍾情嗎!!!???)


 


 


 




就是那道彩虹,咖啡屋的彩虹,


低矮的咖啡屋平房,不斷傳來流行音樂,我猜想,是哪位原住民正在練歌,


印象中,原住民愛唱歌、會唱歌,歌喉好、丹田足,


生活無時無刻都要聽音樂,要練唱,


不單是咖啡屋傳來流行音樂聲,


我住的楓樹林也是,


還有登山口的那部發財車也是,


此起彼落的流行音樂,


有國語歌、英語歌,還有最新的韓文歌,


部落裡,流行音樂的腳步沒有"類格",


儘管音樂開很大聲,但森林好大,音樂不吵、一點也不煩心,


我覺得好好聽,也很有在地風情~


音樂開好大聲,也好比是他們山上人家的開懷心胸 :D


 


我不小心扯遠了,趕快把再看一眼相片,我要講的是這座大木雕,


這木雕有三面,有三個人,


上一張是位婦人在哺乳~


 


 




這一面,是司馬庫斯族人的祖先,他扛著臼,當年帶著族人來到這裡,


族人也用這雕像,紀念偉大的祖先~


我扶著的,則是台灣土狗 :D


 


 




祖先,祖先有六塊肌,


我沒有不敬的意思,


而是想說,這座雕刻很注重細節~


 


 




這則是部落青年,肩上扛著獵物


 


 




相片左邊,有「一步一腳印」


 


 




 


 




 


 




部落人家的門牌,都用木頭刻的,超酷,


而我坐的椅子,則是Siliq鳥,相傳可以用Siliq鳥叫聲,


若是嘎嘎嘎的叫,族人就不要往前進那段山路,


另外,也可判斷婦人腹中胎兒的性別~


 


 




這張是隔天清晨拍的,光線亮多了


 


 




 


 




當地人家,煙囪冒出陣陣白煙,開伙了~而木頭香讓人醉心 :D


 


 




當地路燈,一座比一座漂亮,也是就地取材,


這也是隔天清晨拍的,


太冷了,自己的小外套、中外套都穿了,但短T終究不夠保暖,


叔叔豬的衣服,也被我穿了^O^


 


 




我還有登上瞭望台


 


 




瞭望台站在上面,腳會挫~


 


 




景很好喔~


都誤以為自己比山頂高^O^,哈哈哈~


這兩張也是隔天清晨拍的~


 


 




這張也是清晨拍的,第二天清晨六點多一點點,


民宿房門一打開,眼晴是這樣的景象,


很棒!!!


 


 




就地取材,當地狗屋也長得非常有質感啊~


 


這就是我對司馬庫斯的第一印象,我在大地之母的懷抱中,


當地民眾,也不吝給我好多溫暖微笑 :D


司馬庫斯,還好,我有去找你!!!


 


接下來,可能還會再寫四篇司馬庫斯文章,


我爬山爬得好辛苦,相片拍一千多張,


當然有好多東西想和大家分享呀^^~


 


 


 


 


黑色部落 深山發光 一個頭目之夢 寫司馬庫斯傳奇


 


作者: (策劃專訪╱高有智、何榮幸,執筆╱高有智


中時電子報 – 2012731 上午5:30


中國時報【(策劃專訪╱高有智、何榮幸,執筆╱高有智)】


 


那魯灣司馬庫斯耆老:私心隱藏在心中,部落就不會長久。


 


海拔 一千六百公尺 的深山部落司馬庫斯,世居馬里光群的泰雅族人,因為頭目倚岕的一場夢,找到了稀有的巨木群,開啟了部落觀光大門。二○○四年族人簽訂土地共有協約,建立共同經營的模式,部落上百位族人就此共同生產、分享,泰雅族語稱為「德努南(Tnunan)」。他們摸索部落發展的道路,守護祖先留下的土地,一路跌跌撞撞,這場夢想還在延續中。


司馬庫斯的傳奇故事,透過公共電視拍攝紀錄片,屢屢獲得國際獎項,包括美國廣播電視界最權威的「匹巴迪大獎」(George Foster Peabody Awards),讓台灣的深山部落一舉登上國際舞台,然而,背後卻有一段艱辛過程。


一個怪夢 預見部落未來


七月暑假旺季,司馬庫斯部落到處可見成群遊客和學生團體,目前每年超過六萬人次旅遊參訪,年收入超過兩千萬元。很難想像,這是尖石鄉最偏遠部落之一,一九七九年才通電,有道路也不過是十幾年的事情,過去因為神秘面紗,曾被封為「黑色部落」。


頭目倚岕在咖啡屋接受專訪,這裡是司馬庫斯的第一棟民宿山莊。「我曾做了一個夢,」倚岕在兩年前罹患了肺癌,他戴著口罩,精神依舊抖擻。他說,一九九一年時,族人曾到桃園巴陵部落觀摩。當晚在半夢半醒之間,出現一個景象,有一隻腳踩在拉拉山,一隻腳則落在司馬庫斯,他聽到天上傳來泰雅族語對他說話:「未來司馬庫斯也會像巴陵一樣熱鬧,人多到連土地都會震動。」


共同廚房 開啟合作契機


這個怪夢引起部落討論,他們循夢的異象找到了部落附近的巨木群,族人開始轉型走向觀光,不過卻因惡性競爭,造成內部失和。副頭目馬賽說,族人當時關係緊張,雖然星期天都上教堂敬拜,在上帝面前和解,但出了禮拜堂,私下還是紛爭不斷。


一群婦女改變了部落。二千年時,部落婦女會組成「共同廚房」,共同煮飯給遊客吃,這個契機啟發族人凝聚合作的共識。從共同餐廳開始,包括民宿山莊和農場土地,逐漸整合成共同經營,族人還曾到以色列基布茲(Kibbutz)集體社區參訪學習。


在共同信仰凝聚下,追求傳統泰雅族的共享生活,從最初八戶開始,司馬庫斯成立共同經營的組織模式,目前設立三會九部,約有二十八戶加入,佔部落八成戶數,人數多達百餘人,彼此共工共食。


部落自主 利益共同分配


司馬庫斯部落議會總幹事優繞說,部落不僅利益共同分配,也建立一套社會福利制度,包括醫療、教育、結婚、生育和建屋等都有補助。從幼稚園到研究所補助全額學雜費,部落也在竹東設學生中心,提供免費住宿和零用金。


儘管族人希望能找回共存共榮的部落生活,但擺盪在國家法令和部落自主之間,一路走來面臨不少挑戰。最受矚目的「櫸木事件」,司馬庫斯族人採集風倒的櫸木,想要運回部落使用,卻遭到違反森林法起訴,法院最後判定無罪。就連部落一度想在入口處設關卡,管控遊客進出,也遭到法令限制。


部落內部的整合,也是層層困難。部落議會雖然訂有內規,但對於沒有加入共同經營組織的族人,缺乏約束力。之前傳出司馬庫斯的居民到宜蘭南山部落盜砍檜木,造成部落間的緊張,最後泰雅族八大流域耆老代表舉行和解儀式,各部落重組聯盟,希望能共同守護山林。


黑道威脅 土槍對抗手槍


馬賽等人也回憶說,曾有族人串通外來開發勢力,他們也曾受到黑道威脅,最後雙方談判之後,族人展現捍衛部落的決心,黑道勢力才作罷,「他們有手槍,但我們的土槍更長;他們有刺青,但我們祖先千百年前就有紋面了。」


部落土地共管後,部落議會也訂定保育計畫,只要違反狩獵或盜伐規定,除了扣除薪資,嚴重甚至開除會員資格,部落也會報案處理,並且加強巡邏工作。


「私心隱藏在心中,部落就不會長久。」司馬庫斯耆老語重心長,捐棄私心不容易,部落缺乏公權力,只能透過產業合作分享的過程,重新凝聚部落規範,但他們相信,唯有堅持,部落的孩子總有一天可以步伐一致,跟著祖先腳步行走。



 
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吳酸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