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過年的,祝大家新年快樂,


也感謝連日來,傳簡訊或是電話拜年的朋友同學們,


酸酸都有收到你們的祝福,


但我還是忍不住,講一下好了,因為我心情還沒有恢復,尤其那幾天,


我真的沒有心情回傳簡訊拜年呀~~~


不好意思,大過年在講這個,但是,酸酸前陣子請喪假回老家去,


送我爺爺,


從守靈、折蓮花、入殮、三跪九叩、火化......


這幾天,我不知道哭過幾次,眼睛就像水龍頭,不小心被碰到開關,


就像故障般的停不下來...


 


 


 




但我們吳家的家人,好可愛,我們家人真的好可愛,


明明,從大人到小孩,每個都在哭,哭了好幾天,衛生紙像在包水餃般的,


塞爆垃圾桶,更塞爆我們自己的口袋,


但是大家淚眼汪汪會馬上擦乾,抬起頭來不哭喪著臉,


我們會說些冷笑話、或是虧虧彼此,也就是開開小小玩笑,


呵呵兩聲...用呵呵笑聲掩蓋悲傷,用呵呵來安慰家人,


所以,這幾天從大人到小孩,大家都呵呵、呵呵呵、呵來呵去...


「呵呵」這一招真是好用,很能提振士氣!!!呵呵呵...


 


三跪九叩,是很沉重的儀式,心情的不捨難過,很容易潰堤,


尤其是回憶MV......


 


送出棺木,走出大門,又是一次潰堤,爺爺的身體,


真的離開他牽掛的老家與佛廳...


 


差點大潰堤,是儀式結束後,得回家吃「平安飯」,


今年過年,沒了年夜飯,以往開兩桌的年夜飯,今年缺席,


而是三桌的平安飯,伯叔一家都全部到齊,姑姑全家也到齊,


爺爺的兒女五人與另一半,


爺爺一共有15個內外孫,還有內外孫的另一半和後代,


滿滿三桌平安飯,圍成圓,三個大圓;


但這回等不到爺爺說開動,


一樣的素菜...


但心情一直憋著,我要是敢先哭出來,等一下三桌會全部大潰堤,


眼淚鐵定會把湯都加滿...還會溢出來...


 


這樣的平安飯,還有大家明明都團聚在一起,怎麼老家就像是沒了顏色一樣?


 


出殯後隔天,一起床全身痠痛,


眼睛腫成凸目大金魚,很難打開...


 


 


 



這個年,真是對大家不好意思,跟你們講這個,


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講,


我家人,我家族好可愛,大家好溫暖。


 


又過了一天,在餐桌上,只有我跟我阿母,


我說出我不生小孩的其中一個理由,


我說,


我無法承受離、死、別,一旦我愛的人要與我分開,


即便是我去外婆家三天,我會在遊覽車上,自己一直哭不停,那時候我已經是大人,


縱使現在,每回從北港回台北,每次在客運上,我一定會上演掉眼淚記,


我也很氣自己是在哭啥?哪那麼愛哭?哪麼多不捨?


我跟我阿母說,


我無法承受萬一哪天我爸媽或我兩個弟弟離開我,


講著講著我就自己哭起來,我繼續說,


我不能生小孩,我不能再製造出更多親人了,萬一哪天要分開...


(我太悲觀了,太杞人憂天,太沒事找事做了,我鑽牛角尖)


 


天啊???


哪這麼愛哭啊!!!真是天啊!!!


 


 
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吳酸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